夜猫子又何妨 | Night Owls or the 5AM Club?


晚上十点的课,他们有时竟然还问我”老师可以迟一点开始吗?”每一次都在破我的”下班”记录。

既然学生肯学、想学,我就乐于教。

他们的问题,有时还在半夜十二点或凌晨一两点接踵而至。有时我还搞不懂他们怎么如何精力旺盛,隔天还能专心在课堂上听课,还在早上七点到学校和老师进行”consultation”。

感谢有那么一批勤奋的学生和我一起奋斗,让我们在去年都取得了”辉煌”的战绩。

一些家长常问我:”老师你能否劝劝我家闺女早点上床呢?她很听你的话......” 好好,我尽力而为。

搬一大堆大道理来告诉学生,他们是不会听的。毕竟,我也是过来人。我曾是早起的鸟儿,但大学时期,受周围同学的影响,我也”沦为”夜猫子。仿佛夜猫子就是和”年轻”挂上等号。常常和朋友一起呆在学校做专题作业到凌晨一两点(我们是如此为完美GPA拼搏),两三点回到宿舍后,望出窗外,依旧一片灯火阑珊。原来大家都是夜猫子。

学生固然知道迟睡对身体不好,削弱免疫力等弊端,但在这个年龄朋友都这样,又有堆积如山的作业,加上手机与社交媒体的诱惑,鼓励他们早睡似乎难如登天。偶尔经我一提醒他们那几天后就早一点上床,但过几天后又故伎重演。我着重和他们谈论学习方式和如何提高学习效率。若真的要做夜猫子,也要做得”有意义”,不要把时间耗在无聊的手机游戏或天天与朋友聊天到凌晨两三点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方式。当夜猫子也无妨,只要能够真正地学习,隔天上课不耽误学习,找到自己的sleep cycle,那也不一定是坏事。当然因为迟睡而上课无精打采的现象更为普遍。为了鼓励学生改掉迟睡的习惯,我常常和学生推荐我中学时期有效的学习方式 — 清晨5点起床。我当时并不是真的那么疯狂的自律,只是因为体操训练频繁,班里竞争激烈而好胜的我又不想名落孙山,才不得不5点起床K书。一开始总是非常的困难,但渐渐地,我慢慢喜欢上那种清晨万籁俱寂的感觉,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清新怡人的香气。我不停鼓励学生加入我的5AM club, 还告诉他们我5点发简讯鞭策他们。有些同学跃跃欲试后便打退堂鼓,说太艰难、太累等等,我就在旁不停鼓励,做最佳的啦啦队长。有一些真正成功”加入了我的俱乐部”,我更为他们欣喜若狂。

多年毕业后聚集在一块儿,很多陈年往事都已过眼云烟,唯独”5AM club”还深深地烙印在他们心坎上,不时要拿出来讨论讨论一番。不少当年在班上名副其实的睡虫,现已摇身一变,转成5AM club 的忠实支持者,大肆宣扬早起的好处,还懊悔万分地感叹年少时”不听老人言”。


想必青少年还是青少年,路还是要通过自己跌跌撞撞、反复摸索才能走出来。身为教育工作者的我还是会不辞辛劳费尽唇舌地好言相劝,但有时,夜猫子”正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